您当前的位置 : 德州生活网>> 体育>> 30多名小学生每天需渡1.5米深河48年

30多名小学生每天需渡1.5米深河48年

2018-01-10 13:20:45 来源:德州生活网 标签:老帮 东马 村民

  在榆社县东马村,这里没有鱼塘,没有藕池,可是几乎家家都有一条雨裤,不为别的,只为在雨季时背家里的孩子去河对岸上学——阅读提示01月10日,网上出现了一条名为“孩子们上学这是受的啥样罪”的帖子,帖子中的图片显示,六七个穿着雨裤的大人在齐腰深的河水中渡河,而背上是背着书包的小学生,这样的图片让不少网友看后感慨万千,老人的真实名字叫刘振邦,而方圆几公里的村民们都习惯地喊他“老帮”,其间,附近的孩子们纷纷向记者叙说自己的渡河经历,并企盼着:“给我们修座桥吧,那么,是什么力量让老帮48年如一日地坚守着呢?记者为此前往阜南进行了采访,在西马村村民的引领下,记者来到东马村小学生每天渡河的浊漳河边,据两岸的村民介绍,该河流历史悠久,是当年赵匡胤运粮和运兵打仗的要道,记者穿上35厘米高的雨鞋试图过河,但走到河中心位置,河水灌进了雨鞋。

  “老帮人可好了,谁也没有他能坚持,已经摆了48年的渡了,从来没有收过大家一分钱,一位刚刚从桥上过来的东马村村民说,有条这样的桥,他们已经很知足了,前两个月都是看水小点,才敢渡河,“他的真实名字叫刘振邦,因为他好帮人家忙,所以48年来,大家都亲切地称他‘老帮’,东马村每年都要搭几次这样的简易桥,但雨季一到,或者上游双峰水库放水,这种桥不到半小时就被冲毁了,当记者到达渡口时,已有一位热心的村民先前一步把老帮从河的对岸喊了过来,这几天水小,国庆节前,连着下了几天雨,河水齐腰深。

  虽然已年近7旬,背有点驼,但仍可以看出来他是个高个子,只是脸上爬满了皱纹,两只大手显得粗糙,在河边洗衣服的西马村村民告诉记者,东马村家长穿雨裤背孩子上学已有十多年了,每年01月到01月初,河水就大了,娃娃们挺可怜的,有时下学时候水突然涨了,就回不了家了,只能住在西马村,“以前这河上有个石桥,1962年发水时被冲倒了”老帮说,“如果不渡河,雨季还有其他方式过河送孩子们上学吗?”记者提出这个问题后,村民们纷纷摆手表示,上游下游各有一座水泥桥,但那样走太远了”一位推着自行车过渡的村民称赞说,有时半夜三更只要有人喊,老帮也会起床摆渡,一条是村民所指的较近的路,记者从东马村驱车来到上游的更修村才找到一座3米宽的水泥桥,到达西马村中心校,用时11分,行驶距离5.1公里,记者又原路从西马村中心校步行返回东马村,用时43分钟,记者注意到,东马村到更修村的水泥路已经破败不堪,行走起来十分困难。

  ”老帮告诉记者,他是赵集乡泽庄人,距离渡口有1华里,他是1963年开始在此摆渡的,那时他才30多岁,年轻有力,记者驱车走幸福桥返回东马村,用时26分,行驶12.9公里,“在渡口,我曾经救过4个落水村民,每次都很惊险,东马村一位王姓村民向记者讲述,2018年左右,村里没了小学,孩子们每天都要到河对岸的西马村中心校上学,48年,没出过一趟远门每天,老帮的心里都是装着过河的村民,48年来没有出过一趟远门,只是10年前因看病去过一次阜阳,而且当天就返回了”“我们两个村家家都有雨裤,就是为了雨季背孩子上学用。

  现在,交通发达了,过河的人少了很多”边说边做了一个水没过自己脖颈的动作,周末的时候,回家的学生比较多,在一位村民家中,记者见到了放在院子里的雨裤,该村民指着雨裤说:“今年的雨季就算是过去了,家长也能松口气,明年等水把小桥一冲垮,我们还得穿上这个背娃娃,48年,一直孤独坚守临近中午,老帮趁没人过河,便邀请记者到他家坐坐”据了解,西马乡政府位于浊漳河以西,而河以东的东马村、周村、大寨村村民,不管是去西马乡购物、存取款还是销售农产品,都必须从东马村过河,就算雨季过后,可以搭一座便桥,但依然无法解决村民出行难的问题。

  老帮的屋子门很窄,进屋时两边的门框会和肩膀相擦,有个村民背孩子过河上学,过河的时候水才到大腿根,把孩子放到对岸返回时,水已经涨到了胸前,人在水里都站不住,差点出了大事,室内很昏暗,房子只有几个平方米,对着门的一间房子摆着一张床和一张桌子,由于没有电,所以在房间内,记者没有看到一件电器”两位老者所说的情况得到了村民的证实,老帮说,他弟兄三个,他是老大,没有结过婚,以前都是和老三在一起吃,后来老三娶儿媳了,加之自己年龄大了,所以就自己单吃了,记者在浊漳河河滩上看到,确实有许多已经损坏的沙袋、电线杆等搭桥材料。

  他已经在此住了48年了,“2018年,村里想和更修村一样,修一座三米宽、十多米长的水泥桥,可是我们村的河道宽,这样会堵塞河道,最终没有修成”当记者问起为什么没有结过婚时,老帮沉默了一会说:“年轻的时候,家里很穷,娶不起媳妇,村民集点儿资,村里找点儿项目,20万元可以凑齐,但如果按河道的宽度,修一座符合标准的大桥,最少也要百万元,村里实在负担不起”老帮告诉记者,闲下来的时候也很感到孤独,为此,他专门养了一只受伤的鹌鹑,作个伴”王瑞奎说。

  “几年前的一天深夜,突然冲进来3个小伙子,问我要钱,我只好拿出了仅有的几块钱,三个小伙一看都是一毛的硬币,便离开了,由于东马村等村的集体无经济收入,老百姓经济收入微薄,依靠村集体和村民去修桥很不现实,老帮视力越来越差了,侄子很担心他的身体,并多次劝他不要摆渡了,可他总是放心不下,目前,此桥建设项目还在继续争取中,“我年龄大了,饭量也小了,但我会把渡摆下去,直到不能动的时候

精彩推荐

体育排行

1   流通领域重要生产资料市场价格变动情况(2016年12月1-10日)
2   饲养员被公鸡追啄摔伤雇主不服认定起诉人社局
3   脑洞比《星系生命体》还大的而言,却发人深省
4   青春·活出彩!2017青春愉悦跑北体大开跑
5   携手共答中美关系“未来之问”
6   惩治网络犯罪,维护信息安全——最高检发布第九批指导性案例打击计算机网络犯罪
7   5旬环卫工杀死资助8年大学生后服毒
8   火箭卡佩拉一点联盟居首 学霍华德进攻利器升级
9   严选好车之睿骋CC 用鲜明设计撩动心扉
10   男子因怀疑他们户和收藏有染烧毁其随后